万博动态

滕泰:2021恢复性增长的结构特征与潜在风险

来源: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发布时间:2020-12-15
12月10日-11日,第二届中国农金30人论坛湖南会议在长沙召开。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受邀参会,并就“2021,恢复性增长的结构特征与潜在风险”发表了精彩演讲。


【疫后经济形势分析与政策选择】
滕泰在演讲中谈到,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原有的经济目标和节奏,使得抗疫成为各行各业的重点。由于率先控制住疫情的扩散,2020年中国经济在全球一枝独秀,录得正增长。10月份IMF对中国2020年经济增长的预测是1.9%,对2021年的增长预测是8.2%,而国内机构对明年的中国经济增长预测更加乐观,基本上在9%左右,其中2021年第一季度GDP增速的预测平均在19%左右。
如何看待这种预测的高增长呢?滕泰认为,要关注2021年高增长预测背后的数据假象。这个假象不是人为编造的虚假数据,而是在今年疫情冲击下的超低增长基数自然形成的高增长。如果把2020年的经济总量还原为没有疫情的情况,那么各机构预测2021年9%的同比增速,实际只相当于增长4.89%。“如果从4.89%的真实增长来看,恐怕中国经济还在缓慢恢复。而在支持经济恢复的过程当中,不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退出都应该保持适度的谨慎。”滕泰表示。
增长结构不平衡及潜在风险
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构是不是合理,增长有没有可持续性以及有哪些潜在风险?滕泰在论坛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他认为,从增长的结构来看,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已经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但是从大的趋势来看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仍然没有突破2010年以来的下行通道。滕泰在发言中指出,在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构成当中,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和基本建设投资较高,预计在2021年的下半年会有所回落。他认为,以房地产投资为拉动的高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可喜的是,我国从第四季度以来,民间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已经开始恢复,总体来看,明年的固定资产投资还能够保持相对稳定的水平。
今年的出口增长超出了预期,主要是因为中国率先恢复了供应链,填补了海外供应缺口,欧美国家出台的大量刺激政策又恰恰刺激了国外对中国商品的需求。滕泰表示,对着明年欧美经济的复苏,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也保持相对乐观的预测。
滕泰还表示,今年疫情以后的消费恢复缓慢值得关注。他介绍说,2008年以来,中国的消费增速连续12年下滑,今年前10个月累计负增长5.9%,10月份恢复比较好,但正增长只有4.3%,也就是说10月份只恢复到正常情况的一半。他认为,在疫情受控、社会秩序已经基本恢复之后,消费增速仍然较低,这是非常值得关注。受疫情影响,2020年中国的消费负增长看恐怕已成定局,这将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第一次负增长。因此,畅通国内大循环和国际国双循环关键堵点是消费,2021年宏观政策的关键是激发中国消费的巨大增长潜力。
从经济增长的供给侧的结构来看,滕泰表示,信息产业、软件行业还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金融产业受的影响也比较小,房地产在二季度率先恢复到正常水平,制造业在三季度也得以恢复,但是住宿、餐饮等还是负增长,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也是负增长,同时,产业增长也是不平衡的。
除了增长结构、增长动力、增长区域和产业不平衡值得关注之外,还有一些风险值得关注。比如,政府部门、企业部门、居民的杠杆率不断提高,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和房地产“灰犀牛”风险都值得高度警惕。
创造新需求,畅通大循环
谈到畅通“双循环”的关键结点,滕泰提出:
要理解双循环在“十四五”时期产生的重要影响,可以审视过去五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十三五”的影响。畅通双循环不是要减少对外开放,也不是简单的商品出口转内销。而是要提高增量,继续扩大改革开放,要保持部分产业的高进口、高出口水平,比如说纺织行业、电子元器件等等;同时也要逐步降低资源性产品的对外依存度,降低重要领域的进口率,提高自主可供水平。
滕泰认为,2008年以来中国出口增速一直在放缓,2015年以来贸易顺差也在逐年下降,中国未来的增长必须更多依靠内需的增长。那么中国国内市场的增长到底能不能弥补这么大的空间,提供持续增长动力呢?
滕泰表示,虽然中国的快速城镇化和工业化的高峰已经过去,基本建设和房地产驱动的投资需求增长已经放缓,但是国内中国消费市场的规模潜力巨大。2019年,中国GDP总额是13万亿美元,按照2019年年底的同期汇率来算,中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已经达到5.55万亿美元;而2019年美国的GDP总额是20万亿美元,其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约6万亿美元。如果按照当前最新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计算,中国的社会商品总额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了。另外,中国有全球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4亿中等收入群体占中国人口总数的30%,如果能够让更多的中低收入人群变为中等收入群体,中国国内消费市场增长潜力更大!
当然,消费的长期增长潜力要变成现实消费需求还是需要条件的。制约中国短期消费需求恢复的一个深层次的原因主要是居民可支配收入放缓。前9个月,中国名义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同比增速只有3.9%,而前9个月居民储蓄的增速却高达13.5%。所以开启中国消费增长的巨大潜力,首先要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同时,货币政策也需做出一些调整,应该尽快降息来降低居民储蓄率、提高消费率。
滕泰在演讲中讲到一个例子,他谈到,在乔布斯创造苹果手机之前,世界对它的需求是零——新供给创造了新需求,并带来新的增长。他认为,智能手机带来的不仅是手机产业的增长,还有社交软件、移动视频、网约车、共享单车、移动支付等无数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的大发展。所以畅通大循环的关键,在于创造新需求。
那么如何激发传统行业的消费需求?滕泰表示,传统产业也要抓住人民追求美好生活需要这一长期主题,积极创新转型。比如,人们永远需要吃饭,但是吃饭的目的不仅仅是满足温饱,而是有更多健康、环保、体验的需求;穿衣服也不仅是为了挡风遮雨,而是有更多审美和社交的需要。在这样的新时期,如何通过增加研发创意的有效性创造新需求,如何引用流量思维创造新需求,如何引领创新生活方式来创造新需求,如何创新商业模式推动组织变革来创造新需求?总之,创造新需求才是畅通国内大循环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长期解决之道。

据悉,“第二届中国农金30人论坛”是受中国银保监会的领导和指导,由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主办,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承办,以“共创共建、共生共赢,谱写农信事业发展新篇章”为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