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动态

总需求不足背景下供给侧改革如何延续?

来源:腾讯新闻发布时间:2021-06-03
编者按:

过去几年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中国宏观经济管理的核心指导思想之一。在十四五期间,这一经济指导思想将会如何延续?
 
日前,腾讯新闻·原子智库就此议题对话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早在2012年,凯恩斯主义在中国宏观政经语境中仍如日中天之时,滕泰就发表文章,呼吁供给侧改革,主张减税、放松管制、取消一些行政审批事项、反垄断等。
 
在此次对话中,滕泰回顾了当初呼吁供给侧改革的背景——需求侧的刺激难以持续;认为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是总需求不足——总需求不足的原因,不是边际效应递减,而是供给结构老化、新需求占比太低。
 
针对这一局面,滕泰认为,解决办法是:把扩大内需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鼓励创新——不管是新产业还是老产业,都不能停止创新和升级的步伐,只有不断的创新升级,才能够引领新需求。
 
 
以下是访谈(上):
 
从深化供给侧改革,到构建发展新格局
 
原子智库:2015年下半年政策层面明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你在2012年就发表《新供给主义宣言》,呼吁供给侧改革,并成立了新供给研究院。当时从学术上提出从供给侧推动改革,你是基于怎样的观察与思考?
 
滕泰:2012年最早呼吁从供给侧重启改革的《新供给主义宣言》,的确引起了比较大的社会反响。那时候的经济背景与现在不同:从2012年那个时点往前看的十多年时间里,我国较多采用凯恩斯主义总需求管理的政策——在经济相对比较低迷时,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踩油门、刺激经济;在经济过热时,就用紧缩性的货币或财政政策来“踩刹车”。十几年下来,这种一脚刹车、一脚油门的经济政策,似乎没有熨平经济周期,而且刺激的效果在递减。
 
我2012年开始呼吁供给侧改革,一个大背景就是需求侧的刺激难以持续,必须从供给侧深化改革。在之后一系列文章里,我常用汽车来比喻中国经济:把“油门”踩到底了,汽车还在减速,怎么办?中国经济这辆“汽车”就是这样,该用的刺激政策都用了,但是经济增速还在下滑,所以就必须“修理发动机”——从供给侧进行改革。
 
当时《新供给主义宣言》提出供给侧的五大财富源泉:首先,改革人口政策,释放人口和劳动力的财富源泉;第二,改革土地供给制度,降低土地供给成本;第三,资本市场的金融供给侧改革,降低融资成本;第四,改革制度安排,放松管制、反垄断、减税;第五,鼓励技术创新,《新供给主义宣言》比较强调的一句话就是,新供给创造新需求——在乔布斯创造苹果手机之前,世界对它的需求是零;新供给创造了新需求,并且带来了新的经济增长。
 
当时呼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就是基于这样一些思考。
 
原子智库:后来政府出台的供给侧改革措施,有很多跟您之前提出的建议思路是一致的,是不是?
 
滕泰:回过头来看,9年前我文章中提出的一些关于新供给经济学的学术思想和政策建议,跟这届政府的一些执政理念、经济管理理念,吻合度还是比较高的。
 
2012年《新供给主义宣言》的一些主张:比如放松管制、取消一些行政审批事项、减税,在新一届政府2013年执政以后就开始有所体现。2013年第三季度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报告里有一句话,“让一切劳动、知识、资本、技术和管理等财富源泉,充分涌流”,跟《新供给主义宣言》里从供给侧的五大财富源泉出发深化改革、让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不谋而合。
 
2015年11月,我参加国务院常务会议做《从供给侧改革,全面降低企业成本,开启经济增长新周期》的汇报,又重点呼吁了减税,提出两年减税3万亿,每年1.5万亿。2016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减税力度没那么大,只有几千亿;但后来2018、2019年,增加到减税2万亿,减税力度比我当时呼吁的还要大。
 
在放松管制方面,政府后来专门提出“放、管、服”改革,其背后的经济学含义其实就是放松管制、减少行政审批。
 
最近这两年,政府又开始加大反垄断的力度,虽然比我们2012年呼吁反垄断晚了一些,但是考虑到现在很多行业被一个或几个大平台垄断,从而抑制了自由竞争,现在反垄断也不迟。
 
在我们提的“新供给创造新需求”方面,这届政府一直在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十九大以后,尤其“十四五”规划里,专门提出“创新引领、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十四五”规划还提出,“要把扩大内需同供给侧改革有机结合”的经济思想。
 
原子智库:您当时的主张,有没有迄今还未在政策层面体现的?
 
滕泰:总体来看,大部分供给侧改革的学术思想在这些年的经济政策里都或多或少的有所体现。但值得进一步呼吁、推进的还很多,比如人口政策,要不要全面放开计划生育?再比如,土地还没有真正市场化流转起来,土地改革还有待进一步深化。第三,企业融资成本还是偏高,金融、资本市场深化供给侧改革,还需进一步推进等等。
 
不仅如此,2012之前的学术界、经济决策部门,在分析经济、出台政策时,言必称投资、消费、出口这“三驾马车”,几乎都是从需求侧出发分析问题;现在不同了,学术界分析经济也好,经济政策的各种文件也好,上来都是从供给侧如何如何,从需求侧如何如何……可以说2012年《新供给主义宣言》之后,尤其是中央政府2015年正式决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后,中国经济学界看待分析宏观经济的角度变得更全面了。此外,很多企业家也逐渐接受并认可了“新供给创造新需求”的思想,用各种新产品、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来创造新需求,推动企业创新转型,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很多思想,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微观的企业管理理念。
 
总体来看,从十三五期间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到十四五提出构建发展新格局,既要抓住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强调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扩大内需有机结合,以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决策部门在经济政策上的理念都是一脉相承的。
 
新时期总需求不足的原因是供给结构老化
 
原子智库:从2014年底开始,以中国社科院余永定先生为代表的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现阶段最主要的问题是总需求不足,并因此而主张扩张性宏观政策。您认同当前宏观经济主要问题是总需求不足的看法么?
 
滕泰:当前阶段,经济主要问题是总需求不足,余老师的这个判断我也认可。但是,总需求不足根本不是扩张性政策能够解决的——这是我和余老师观点的差异。
 
原子智库:您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滕泰:真正的出路,应该像“十四五”规划提出的那样:紧紧抓住扩大总需求、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把扩大内需和深化供给侧改革结合起来。
 
为什么这么说?
 
按凯恩斯主义的看法,总需求不足,是边际效用递减这样的一些心理定律造成的。如果产品和服务都存在边际效用递减定律,那么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宏观总体需求不足。面对这样的总需求不足,怎么办?凯恩斯主义提出光靠市场解决不了,必须由政府来解决——用扩张性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刺激总需求。
 
我认为,在供给结构相对稳定的时候,凯恩斯主义的解释是有道理的,但是在供给结构快速变化的阶段,就有所不同。比如,90年代在美国供给结构快速升级的阶段,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周期仿佛就消失了;而在中国走过快速工业化阶段,迎来面对供给结构快速老化的阶段,总需求不足的原因其实就是“老供给创造需求的能力递减”。
 
比如,苹果手机出来后,创造了成千上万的新需求——不但解决了智能手机的需求,还催生了一系列衍生需求——各种APP、移动视频、共享单车、滴滴打车;反之,老化的供给或者过剩供给,创造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少——比如某种老化供给的工业品,生产了1000万元,只卖出500万,剩下的500万变成了库存,这个产品就只创造了50%的有效需求——整个经济中这样供给老化的产品越多,创造需求的能力越差,就会出现整体的总需求不足。
 
中国经济在经过2002-2010年快速工业化城镇化阶段后,很多曾经是新供给的产业——比如钢铁、汽车、电解铝、煤炭,都变成了老化供给、供给过剩;而新供给虽然也在出现,但在中国经济的总体占比还是比较低。
 
面对供给结构老化造成的总需求不足,解决办法就是“十四五”规划里讲的,要把扩大内需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以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只要能够创造越来越多新需求的新供给占比提高了、创造递减需求的老供给占比降低了,整个经济从供给侧创造总需求的能力就提高了。
 
如何用新供给创造新需求
 
原子智库:您最近的新书主题就是《创造新需求》。在您看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从哪些行业或者哪些方面切入更为有效?
 
滕泰:以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是“十四五”规划构建发展新格局最关键的要点。理解了这一点,才能知道中国构建新格局根本出路在于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扩大内需相结合。
 
具体的方法适用哪些行业?我觉得是所有行业都适用:既要让新树开新花,也要让老树发新芽——不仅新产业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业态可以创造新需求,老化的供给、过剩的老产业,也可通过产品创新、消费场景创新、体验价值的创造、流量创造等各种方法,创造新需求。
 
比如电子信息产业、文化娱乐产业、知识产业,各种新供给创造新需求的案例,层出不穷,每天都在涌现。传统产业,比如服装,各种新款式的衣服也在不断出现。食品饮料领域,也不断涌现出喜茶、奈雪等等各种新产品。
 
所以,不管是新产业还是老产业,都不能停止创新和升级的步伐,只有不断的创新升级,才能够引领和创造新需求。当然,难点在于,无论是传统产业还是新经济,得掌握如何创造新需求的方法。
 
《创造新需求——以软价值引领企业创新和中国经济转型》这本书,既从宏观上探索中国经济创新转型,也从微观上帮助企业探索创新能力的各种方然,关键是以软价值战略为基础,提了5个方面创造新需求的方法论。
 
第一,要认识到所有研发投入都是风险投资,掌握有效研发创意的新规律、新方法。如何接受研发创意中的无效投入,并提高有效投入,华为有“IPD战略”,海尔有“创客模式”,各行业都应该有有一套适合自己的有效研发投入机制。比如研发软资源的积累、研发软环境的构建、研发的灵魂人物、分段投入和平行开发机制、以产品创新委员会为中心的市场化研发机制、项目化和集成化的创意管理方法等等。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创新研发能力,这样才能不断创新产品、创造新需求。
 
第二,软价值的创造,要掌握场景创新的原理和方法,通过创新场景来创造新需求。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20%是来自于技术创新,80%是来自场景创新。滴滴打车就是一个场景创新,技术还是那个技术,但它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共享单车也是一种场景创新,还是那个自行车,还是那个路,但创新一种场景,就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可口可乐在1931年之前,每到冬天都是消费淡季,后来可口可乐用它的产品颜色,重新创造了如今大家都熟悉的圣诞老人形象,并构建了把圣诞老人和可口可乐相联系的系列消费场景,提出“口渴没有季节”,从此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创造了新需求。当然,场景创新有很多原理和不同层次,比如有产品组合类的场景创新,有要素组合类的场景创新,还有时空拓展类的场景创新,等等。
 
第三,要认识流量的价值,掌握创造性认知群体的新规律。软价值理论认为,对于一些基本物质产品来讲,不用去创造认知群体——人们不吃饭会饿,不穿衣会冷,但是一场电影却可以不看,一本书、一个访谈,可以看也可以不看,所以对于电影、书、访谈这类软产品而言,如果不去创造认知群体,那个认知群体的需求就不存在。所以,必须有创造认知群体、创造流量的能力,认知群体和流量本身就可以创造新需求。其实,所有的销售问题都是流量转换。流量有上限,流量结构在变化,当流量从传统的商超、购物中心、电视台跑到了互联网、自媒体以及直播带货上时,很多企业还在刻舟求剑,没有重新配置营销资源,结果将市场份额拱手让给了别人。如何通过内容来创造流量,如何从公域里导入流量,如何经营私域流量,如何提高流量的转化效率……这都是软价值引领企业创新转型的新方法。
 
第四,要把握文化和社会潮流,创造和提升产品和服务的体验价值。其实,人们每一次购买其实都是生活方式的选择,体验不仅来自于产品本身,还而来自于产品之外。有的产品一百年没有变化,比如梵高的画200年没有变化,但它的体验价格变了,因为权威的点评,因为专家的“背书”,因为大家一直在讨论,所以它的价值增长了几百、几千,甚至上亿倍。所以,很多产品的价值升高,不是因为产品变化,而是因为文化社会潮流变化;很多产品的价值降低,也不是因为产品质量不行了,而是因为文化潮流变了,它就被淘汰了。创造和提升产品的体验价值,关键取决于对社会潮流、社会文化的把握,如何把握潮流、发现趋势、推波助澜,让自己的产品脱颖而出,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第五,商业模式创新。软价值战略的商业模式创新原理是,先有公众价值,后有盈利模式,除了卖产品,还可以用各种弯曲的路径兑现价值。比如小米电视机虽然卖的便宜,但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它其实只是个“导流”工具,除了“硬件导流、软件和内容收费”之外,还有十几种弯曲的软价值实现路径供大家参考。
 
最后,组织和激励机制变革。软价值创造的关键是激发创造者的内在动机,无论是阿里巴巴以价值观考核为核心的“六脉神剑考核法”,还是字节跳动的OKR(目标与关键结果法),本质上都是如何激发创造者的内在动机。新的组织变革、激励机制,也可以创造新需求。
 
总体来看,以高质量供给引领创造新需求,是“十四五”的重点内容。但这只是一个宏观的思路引领,具体落实到微观上,还需要各个行业、各个企业有自己的创新能力。
 
提高新需求占比、提高居民收入是关键
 
原子智库:在讨论消费需求的时候,常常会提到几个因素,比如人口老龄化趋势,高房价对于消费的挤出效应等。这些因素是否也会对“以高质量供给创造总需求”的效果,产生负面影响?
 
滕泰:消费需求既是收入的函数,也是新供给的函数。从供给侧创造新需求,最终的结果必须跟需求侧吻合。如果真正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了供给结构,增加了新供给的比重,降低了老化供给的比重,整个经济的实际增长速度、潜在增长率就会提高,居民的收入就会提高。居民收入提高以后,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反过来,这个经济生产的都是供给老化的产品,东西卖不出去,变成库存沉淀下来,经济循环不起来,那居民收入就会减少,就会带来需求不足的问题。
 
至于人口老龄化,既事关需求能力,也决定供给能力——供给侧的五大财富源泉,第一个就是人口和劳动力,人口是财富的创造者,有足够的人口和劳动力,才能生产、才有产品供给;从需求角度看,人又是消费者,人口老化了,需求会不会减少?从2013年到现在,中国已经两次全面放开了二胎,人口政策还有进一步改革空间。
 
高房价也一样,虽然高房价从收入端挤出居民消费,但是解决的办法,却不应该是抑制住房消费需求,而应该是深化土地改革,扩大住房供给。
 
原子智库:谈到十四五期间的总需求,以刘世锦先生为代表的一种观点是,都市圈将会是十四五最大的需求,您怎么看?
 
滕泰:都市圈带来的人口聚集,会改变社会分工、带来一些新的消费需求。从社会分工变革创造新需求的角度来看待都市圈,这跟新供给引领创造新需求的思想是一致的。所以,都市圈能够创造新需求,核心还是进城的人要找到工作——如果找不到工作,也没有消费能力,人口聚集起来也不能创造持续的消费需求。所以,城镇化也好、都市圈也好,是个自然历史过程,关键是产业的发展和社会分工的变化是否到了这个阶段。
 
受访/滕泰   访问/欧爱萍   编辑/杨溪
来源:原子智库-腾讯新闻
(标题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