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动态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 元宇宙与数字经济的价值创造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3-03-03
2023年2月25日,在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的指导下,由元宇宙三十人论坛主办,易宝支付有限公司承办,中国青年出版总社、中译出版社、万博新经济研究院、中关村上市公司协会、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全息数字经济与元宇宙产业生态峰会”于北京市通州区召开。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元宇宙三十人论坛学术与技术委员会副主席滕泰发表了题为《当前经济形势与元宇宙、数字经济的价值创造》的主旨演讲。

我今天的演讲主要分为两部分内容。第一,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年的宏观经济形势看法;第二,探讨一下在目前宏观经济背景下,如何看待元宇宙和数字经济的发展。
首先,今年中国经济面临最大的转型挑战是什么?我个人的看法是,从投资驱动到消费驱动的转型。为什么这么说呢?2022年,中国经济的GDP总额是121万亿,其中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是57万亿,占比投资率是47%,比去年48%仅仅回落了1个点。
而其他国家是多少呢?欧洲、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这些后城镇化和后工业化国家,他们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每年只有20%多一点,印度是发展中国家,他的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只有27%,为什么其他国家的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每年都是20%多,而中国连续二十多年都在40%以上,到目前仍然在47%?
在基本建设城镇化高峰期、在工业化高峰阶段,靠投资驱动是没有问题的,一条路、一个机场可以带动一个地区的经济,在后城镇化时代能不能继续靠投资驱动?假设按照某些学者的看法,他们认为中国的投资,未来10年不用太高,只要每年增长5%就可以了,大家可以算一算,去年是57万亿,如果每年增长5%,10年以后,中国每年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接近90万亿,那可能吗?该修的路、该建的房子都修好了,那我们还修什么?
如果10年后中国把投资率降到一个正常水平,那一年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差不多有三、四十万亿。所以总体来看未来10年,投资有可能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总需求该如何保证中国经济持续增长?
2023年预测中国的出口增速是负的,大概率在-1%到-2%之间,如果出口需求负增长,投资就也不可持续高增长,那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求侧增长动力要靠什么呢?毫无疑问要靠消费,所以中国经济怎么从城镇化、工业化阶段投资驱动为主转换到后城镇化、后基建时代消费驱动为主,这是我们国家不得不面临的问题。当前57万亿的投资,至少有20万亿属于过剩投资,低效投资,甚至无效投资。从2014年到2017年,中国有14个省份的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大于该省的GDP,2017年以后此项数据各省就不公布了,我们就没办法研究,但是可以想像,目前至少有一半省份的固定资产投资的乘数效应小于1,1块钱的固定资产投资产生不了1块钱GDP,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继续扩大投资吗?
80年代苏联的经济转型也曾面临相似的问题:因为50年代、60年代、70年代长期的高积累、高投资、低消费,到80年代以后,苏联整个固定资产投资效率是接近于0,甚至是负的,所以这造成了苏联经济严重衰退。
2023年年初,中国消费在迅速复苏,但是当前的消费反弹和复苏,只是三年疫情期间弹簧被持久压着,一但松了会短期反弹却未必可持续,也许下半年增速就会下来,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如何完成中国经济的转型,才是保持可持续增长的一个重要点。
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把多出来的20万亿过剩投资转成居民消费,怎么完成这个转型?
2022年,我们人均可支配收入刚公布的数据是36800元人民币,用这个数据乘14.1亿人口,可以得到一个数据,我们中国的居民可支配收入总额是52万亿,在121万亿GDP里面占比43%,而印度、越南等国家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是70%以上,德国等欧洲高福利国家他们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也在60%以上,美国的比重是80%以上,所以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关键是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如果我们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在GDP中占比不是43%而是60%,那居民可支配收入就多出来20万亿,消费才会更旺盛。
所以中国要完成从投资驱动到消费驱动为主的经济动力转型,核心是通过改变收入分配的格局,进而改变支出的格局。
促消费,从短期来看,是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包括发消费券、提高社会保障等等,从长期看靠的是新供给创造新需求。
在2007年,乔布斯创造出苹果智能手机之前,世界对它的需求是零,现在人们再也离不开智能手机了,以苹果智能手机为基础,我们才看到现在的很多社交软件,比如微博、微信、抖音短视频这些平台,又比如说移动支付、滴滴专车、网约车、共享单车,一个创新可以把无数的衍生技术、产品和场景继续创新,持续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创造新的需求。
所以,消费从短期看是收入的函数,长期看是新供给的函数,展望2023年,我们有哪些新供给又将再次改变我们生活方式,带来新的需求,带来新的经济增长呢?
目前大概有三个,第一个是ChatGPT,从元旦以来风靡全球,它用三个月的时间累积吸引了1亿多的用户,ChatGPT彻底颠覆了人们对AI的认知,原来人们认为AI只能替代重复劳动,不能替代创造性劳动,ChatGPT告诉我们,它恰恰在创造性劳动里面取得了很优秀的成绩,也许未来人工智能真的可以从很大程度上替代人类,我们以前认知是错误的。
那AI到底在什么领域里面最容易取得突破呢?可能是在简单场景的复杂问题,而不是在复杂场景的简单问题。
第二个值得关注的技术和产品创新是新能源,据说特斯拉又要推出新能源技术创新,我们要高度关注。
第三,今年6月份苹果将公布MR,这个时间已经一再推迟了。MR苹果的混合现实设备,到底能不能像2007年苹果手机一样又带来一次新的技术和产品的革命呢?以此为基础,又会不会带来新的生活方式的变革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元宇宙和数字经济的价值创造跟物质世界的价值创造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现在很多的经济学的出发点都是两百年前工业革命时代开始的,那个时候的经济学只把物质创造,包括农业和制造业定义为财富创造,认为商业和服务都不能创造价值,在这种陈旧的认知下,很多非物质财富,我把它叫做软产业,它们的价值创造没有被社会承认,如果没有价值创造理论的突破和创新,过去几年的知识教育产业健康已经受到影响,信息传媒产业、文化娱乐产业会受到传统错误观念的干扰,甚至研发创意产业的价值也没有得到正确反应。
我们要深入研究非物质财富的价值体系,在有人类以前,这个世界就是二元态的,既有物质态,也有信息态,比如星球的运转,宇宙的演进,动物和植物的遗传背后都有载体信息,有了人类以后我们创造出的语言、文字是主体信息。如今信息态的财富价值总量,已经远远超过物质态财富总量。当信息态价值成为经济主体的时候,我们怎么认识信息态财富的价值创造?今年我们将推出《软价值经济学》,探讨非物质财富创造,尤其是元宇宙与数字世界的价值创造新规律,欢迎大家多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