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滕泰:一季度经济损失近3万亿,全年怎么办?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0-04-18

今天披露的经济数据显示,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8%,增速创改革开放40年来的历史新低。疫情造成一季度的经济损失近3万亿元,虽然3月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恢复较快,但服务业和消费的复苏速度明显慢于投资,须尽快出台以稳消费为主的一揽子经济复苏计划,以对冲经济损失,避免小微企业大规模退出,推动经济稳步恢复。

 

新经济产业受冲击小恢复快

 

一季度经济增长总体为负,但大部分行业3月较2月环比均明显改善,但不同行业恢复速度差异较大,工业恢复速度总体快于服务业。

 

 图1 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

图1 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

 

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下降1.1%,较1-2月份大幅收窄12.4个百分点,好于市场预期。受到企业复工复产进度加快的影响,工业供给能力得到了有效恢复。3月份,41个大类行业中,16个行业增加值保持同比增长,其中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增长0.7%,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4.1%,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2.8%,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9.9%,工业机器人和发电机组产量分别增长12.9%和20.0%。相较于工业,传统服务业的恢复相对较慢,3月份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下降9.1%,降幅较1-2月份仅收窄3.9个百分点。其中,餐饮、住宿、交通等,一季度仍大幅负增长。

 

新经济产业受疫情冲击更小,恢复能力更快。3月份,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8.9%,比1-2月份大幅回升了20多个百分点。一季度,在大部分行业都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新经济产业一枝独秀,投资仍维持了较高速正增长,其中,电子商务服务投资增长39.6%;专业技术服务投资增长36.7%;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投资增长17.4%;产量方面,自动售货机、售票机,电子元件,集成电路,城市轨道车辆的产量增长均超过10%,分别增长35.3%、16.2%、16.0%、13.1%和3.4%。

 

基建和房地产投资恢复快于制造业。3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16.1%,较1-2月降幅收窄8.4个百分点,从环比速度看,3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6.05%,尤其是基础建设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环比恢复更快。

 

 

基础设施投资从1-2月下降30.3%,恢复到3月下降19.7%,降幅收窄10.6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从1-2月下降16.3%,到3月下降7.7%,降幅收窄8.6个百分点,投资对于经济下行的对冲作用正在显现。值得关注的是,与企业转型密切相关、市场需求的敏感度较高的制造业投资恢复却相对缓慢。一季度制造业投资下降25.2%,降幅仅收窄6.3个百分点,在三大固定资产投资领域中,降幅最大,侧面反映了民营企业投资的意愿和积极性仍相对低迷。

 

消费复苏速度慢于投资恢复,提振消费仍需破冰之力。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9.0%,虽然3月份降幅比1-2月份收窄了4.7个百分点,但相对于固定资产投资,跌幅仍较深,恢复仍较慢。其中,餐饮收入同比下降44.3%,商品零售同比下降15.8%,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仍下降0.8%。如何有效提振消费需求,是推动经济复苏的关键。

 

一季度经济损失近3万亿,应尽快推出一揽子经济复苏计划

 

从正常情况增长6%以上到实际增长-6.8%,疫情已经造成一季度静态损失近2.83万亿。与海外相比,中国的疫情防控虽然较早地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为经济复苏创造了宝贵的时间窗口,但由于过度谨慎和过度防控模式依然影响着服务和消费恢复,二季度经济形势依然不乐观,应尽快推出一揽子经济复苏计划。

 

首先,本次疫情造成的静态损失大,推动复苏需破冰之力。虽然3月经济数据较2月环比有所改善,但全年出口、消费、投资形势都不容乐观。综合疫情造成的供给冲击和需求萎缩的影响,上半年经济增长的静态经济损失约4-5万亿元。考虑到在经济下行趋势中救助企业的巨大消耗,以及恢复市场信心、刺激经济复苏的实际需要,所需救助与刺激的总规模应更大。

 

其次,以美国和德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所出台的财政救助和刺激计划规模都在本国GDP总额的10%到22%之间,这既体现了各国对疫情影响的重视程度,背后也必然体现了各自对疫情冲击的评估和救助规模的经济逻辑,有重要参考价值。

 

第三,我国历史上财政金融刺激规模曾达到GDP15%以上。为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曾推出了“四万亿计划”,占到了当年GDP的12.5%,加上金融扩张,总体经济刺激计划规模应在GDP的15%以上,迅速将中国经济增速拉回到全球金融危机之前的增长水平。

 

结合本次经济衰退的救助和对冲的实际需要、参考其他国家的救助规模,并参考我国历史曾经的经济刺激规模,建议尽快推出经济复苏一揽子方案,规模在10万亿左右为宜,不低于2019年GDP的10%,不高于2009年的财政加金融扩张的力度。

 

以稳消费和救助企业为主战场

 

从一季度的经济数据来看,消费和服务业的恢复显著慢于投资和制造业,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受疫情冲击更大。若二季度消费不能尽快恢复或服务业不能尽快重启,一旦引发小微企业大量退出,容易造成连锁反应。因此,一揽子经济复苏计划应以稳消费和救助企业为主战场。

 

考虑到老消费的需求刚性,只能加以适当引导以尽快恢复到正常水平。比如,可通过给中低收入人群发放1万亿消费券,加大消费补贴。中低收入人群的储蓄率一般较低,抗风险能力差,给中低收入人群发放消费券对刺激消费的效用最大。目前部分地方政府已经开始发放消费券,对于消费有一定的提振作用,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由于老消费的需求刚性,不能期待有恢复原有增速之外的的增量消费,新消费领域的增量空间更大,对于经济拉动的乘数效应更显著。从一季度的数据来看,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的营收增速增长10.1%,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增长13.2%。刺激以5G手机和新能源汽车为主的新消费,不仅符合未来经济结构升级的方向,而且上下游产业链长,乘数效应大,应安排万亿规模的重点扶持政策,补贴5G手机和新能源汽车消费可带动3万亿以上的新增长。

 

在扩大有效投资方面,不管是新基建还是老基建,只要符合经济发展需要就可以实事求是地扩大投资。从结构上看,老基建占比较大,新基建占比较小;但从乘数效应看,而新基建更大。虽然3月份基建和房地产投资恢复较快,但考虑到中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中,最终消费的贡献率为57.8%,而包括新老基建、房地产投资、企业厂房设备投资在内的所有新增资本形成的贡献率只有31.2%。考虑到投资已非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为避免造成重复建设和新产能过剩,本轮经济复苏重点还要看消费。5G基站和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等,虽然发展前景广阔,但总量不过千亿规模,能发挥很重要的作用,但是不能在下一轮经济复苏过程中“挑大梁”。

 

出口方面,2020年一季度出口3.33万亿元,下降11.4%,考虑到3月下旬和4月海外疫情的迅速扩散,预期二季度出口形势依然严峻,因此,出口企业也应成为经济救助的重要方向。

 

在企业救助方面,建议免除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一定比例的贷款利息,免除部分由财政负担;房租补贴方面,建议对于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月营业收入相较于正常月均值下降50%(含)以上的,按房屋租金的50%进行补贴,补贴时间不超过3个月;减税减费方面,建议进一步减免小微企业的增值税、员工个人所得税、五险一金缴费比例等,此外还可以考虑暂停缴纳住房公积金,并将闲置的万亿住房公积金发还给个人;同时,在企业承诺被救助半年内不解雇合规员工的前提下,考虑为困难企业代发部分员工工资。

 

作者滕泰系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哲系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